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 影视影评 > 口红的挽歌,彩虹老人院

原标题:口红的挽歌,彩虹老人院

浏览次数:188 时间:2019-10-05

年幼到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我是个极“钟爱”口红的小孩,“钟爱”到以为口红是装在漂亮弹壳里的美味胡萝卜。当时不了解女生化妆的意义,只当是她们嘴馋到要随身携带这支小小的胡萝卜,有事没事都要嗑一点;然后因为太过美味,所以开心到连残留在双唇上的胡萝卜颜色都不愿意擦掉,但她们太自私,从来不让小朋友或男生品尝。

日本电影《彩虹老人院》拍摄于10年之前。 妖孽小田切让,有一天找到柴崎幸饰演的少女纱织,不是向她求爱,而是求她去一间同志老人院帮忙。原来他是纱织父亲卑弥呼年轻的同性恋人春彦,卑弥呼开设了这间老人院,而如今他已病入膏肓…… 卑弥呼年轻时开同志酒吧,老了,将酒吧关掉,开同志老人院,收留那些老无所依的同性恋者。 所以这部电影的主题是关于同志的老去、孤独、无助,同志之间的关系、同志与家庭的关系、同志与社会的关系…… 老人院里汇聚了各色各样的同志。 纱织第一次见到露比老爷爷,就被对方吐槽:“身为一个丑女,可是比老同性恋还惹人厌呢!” 【延伸阅读——】 同志毒舌,大家可以去看泰国出的“GAY版《非诚勿扰》”《男得有情郎》(这翻译太绝了!),可比《非诚勿扰》好看太多! 相比之下,《非诚勿扰》的女嘉宾都太矜持了,《男得有情郎》中每次出来一个男嘉宾,台上的那些同样是男嘉宾的眼神简直要放出光来……有时候真的就直接扑上去了。所以目前除了第一期,后面每一期都成功配对了。当然也可想而知出场男嘉宾的颜值也是高的(台上的嘉宾好像也只在乎颜值这一件事,特别的纯粹!)。 不过更好笑的是台上站的男嘉宾互相吐槽,真的是撕下了虚伪的假面,真诚地毒舌。比如有个男嘉宾眼睛长得有点鼓,就被隔壁男嘉宾说成“金鱼”,从此这个梗就过不去了,经常这个男嘉宾说着话,旁边的男嘉宾就说:“感觉他上面的氧气要不够用了。” 有些同志年轻时可能并不想加入所谓的圈子,会觉得乱,觉得不安全……然而等到老去,也许还是同类人生活在一起才能真正觉得安全。既然这个世界充满了歧视。 《彩虹老人院》中的歧视无处不在。 纱织第一次去到老人院,一回头发现对街房子的老奶奶正在打扫,看到她,赶紧进屋把门关上了。哪里都不是世外桃源。 不断有人来老人院外的墙上乱涂乱画,小孩子们见到纱织和春彦,扔东西攻击他们…… 电影展现的就是纱织如何从开始对父亲的仇恨,到后面渐渐融入了这些同志老人。 影片中最动人的一幕是他们集体去酒吧跳舞,舞蹈复古而魔性。可就在前一刻,作女装打扮的山崎老人被旧同事认出来,嘲笑。纱织追着对方一定要他对山崎说:“对不起!” 这是山崎平生第一次作女装打扮示人。他其实酷爱服装设计,可是在社会公众视线里,他最多就是在自己的衬衣上绣绣花…… 有个镜头是他和纱织在厕所的洗手台前,他说:“盼了好久了,能够在厕所里做补妆这件事”。随后,他开始对镜涂娇兰的口红,涂着涂着就有一些愣怔……不知道是不熟悉,还是看到镜子里老去的自己。 就这样“盼了好久了”,一直盼到了自己老去。 ——————————————————————————————————————————— 然而,也并不是住到一起就真的可以安度晚年。 山崎有次就和纱织说,看着身边人一个个中风的中风,生癌的生癌,死去的死去……对于老年生活就更加绝望了。 然而家人又大多不接受他们。 比如纱织就不愿意原谅父亲卑弥呼(而卑弥呼也始终保持着骄傲的姿态并不求她的原谅),她总觉得是他害了自己的母亲。 直到在老人院看到母亲和女装打扮的父亲以及他一帮同志好友站在一起的照片。上面母亲戴的帽子是她40岁时纱织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一直以为在父亲离开母亲后,母亲便再也没有见过他的…… 露比后来中风了,老人院没法照顾他,只好通知了他的家人来接走。 在整理东西时才发现,他声称孙女给他写的信,其实都是他自己写了,然后寄给自己的…… 春彦他们最终还是决定对露比家人隐瞒了他的真实身份,虽然露比其实已经做了变性手术,分分钟就会被家人发现……春彦他们还是决定赌一把! 但直到电影结束,露比也没有被再送回养老院来。希望是他的家人就这样默默接纳了他。 【延伸阅读——】 同志出柜,大家可以去看一部台湾短片《艾草》。 《艾草》是从同志母亲的视角拍摄的。阿艾是一个老妈妈,她的帅儿子总也不肯结婚,然后有一次看儿子的照片,发现儿子对着另一个帅小伙笑得特别灿烂,还有一次在阳台发现了晾晒的豹纹丁字裤…… 帅儿子不敢跟阿艾出柜,然而不出柜就只能和恋人保持偷偷摸摸约会的关系……短片直到最后也没有出柜。但阿艾的女儿从国外回来了,带回一个非婚生下的混血宝宝。阿艾从起初的不愿意接受,到慢慢接纳了这个孩子是自己的外孙。我当时写影评取名为《接受出柜,就像接受未婚生子一样》,这也是一个祝福。 《彩虹老人院》到最后周围的人也并没有完全接纳他们。 纱织所在的涂料公司又接到老人院需要刷墙的请求,结果去一看,墙上写着:“我们想念纱织……” 然后一回头,又是纱织第一次来见到的那个老奶奶,还在打扫,看到他们,赶紧进屋,把门关上。 ——————————————————————————————————————————— 2005年的小田切让29岁,正是从男孩向男人过渡的年龄,《彩虹老人院》中的他实在帅得有些过分,就算是胡子拉碴也无法掩饰俊美。他又总是穿着白衬衣和紧身裤在镜头前晃,裤子紧到翘臀勾勒无疑,把女主角柴崎幸衬托得特别粗枝大叶。 第一次体会到导演对于太美的演员的烦恼,真的会害怕他伤害整部电影。因为只要他出场,没有人能移开眼……谁还管情节讲什么?! 电影中小田切让饰演的春彦男女老少通吃,不仅和卑弥呼有吻戏,和柴崎幸也有吻戏……但长成这样也太具有说服力了。 演卑弥呼的田中泯是日本现代舞大师、舞踏艺术的第二代宗师,所以即便是老人家了,依旧气质特别好。 而电影中和柴崎幸真正上床的渣男是西岛秀俊饰演的油漆公司专务。 其实很多人都更希望小田切让和西岛秀俊这两大帅哥有爱情戏,可惜,并没有! 【延伸阅读——】 西岛秀俊,当年有一部特别火的、和《东京爱情故事》一样改编自柴门文漫画的日剧《爱情白皮书》,主演是石田光、筒井道隆,木村拓哉是男配角,另一个同样青涩的男配角就是西岛秀俊。 木村拓哉演的男二喜欢女主,西岛秀俊演的男三喜欢男主……是的,他演一个同志。 当年初出道的西岛秀俊真是美得惹人怜爱,一心一意爱着筒井道隆演的男主角。可是筒井道隆爱的是英气十足的女主石田光,这份同性恋情注定是要被辜负的。伤心之下,西岛秀俊与女二发生关系,后来女二还生下了两人的孩子……听上去简直是《彩虹老人院》中卑弥呼的前传。但他并没有成为卑弥呼,因为在之后的剧情中,西岛秀俊饰演的角色出车祸死了…… 只愿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就算再怎么艰难、再怎么不被理解、再怎么孤军奋战……大家都还能好好地活着。 这才是《彩虹老人院》所想要传达的吧。

  这部片子远远超过了我的期待..本来只是为了小田..西岛才看得.没想到故事本身也那么动人.
  卑弥呼 的城堡, 是他为他的同志友人建立的最后的避风港.这座海边的房子..温暖祥和.一群怪异可爱的老人.一个低头不语的青年还有后来的闯入者卑弥呼的女儿沙织.如此诡异的组合看到最后却只让人觉得温馨.只要能在一起.只要幸福.无关性别,无关爱情,这份温暖源自理解和难能可贵依托感.
  我在想这个世界到底怎样才是正常。老人院以外的人和物就是所谓的正常么。。邻居太太的厌烦躲让,无聊的男孩们的恶作剧,酒醉同事的恶言相向 还有麻木虚伪的上班族。。如此看来老人院的惬意和温馨确实显得格格不入。也许片子刻意回避了些东西。温情的线索表露无遗。但我想看过电影的人应该都对同性恋者多了些认识和包容吧。。既然人 生而不平等那为什么又不能以自己的方式选择生存呢~幸福本身又没有限制和定义。

    我对一部“好电影”的定义其中一点可能就是:看过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沉浸在一种情绪里面,并不急着开始下一部影片。好像心里惦念着一个人,总会想起他的音容笑貌一般,脑海中回放着某一句台词,某一个神情,影片抛出的某一个议题,反复描摹,最终,把它印在心底。
    《彩虹老人院》是最近遇上的这样一部影片。  

我决心:有一天我也要吃到。

图片 1

春彦和纱织的暧昧情愫温暖又无力。。是喜欢而不能在一起的另一种存在吧。春彦落寞的说出。有点羡慕呢。不是你。而是他。纱织会是怎样的酸楚呢。她竟哭得像个孩子般委屈。。。
 
  小田切让的低头浅笑实在太具有杀伤力了..除此以外的忧郁。冷静。坚韧和绝望.纯粹到让人心疼..还有对柴崎杏的好感度大增。。喜欢这种倔强。素颜的女生。           

 
     一部非常日本的文艺片。节奏不疾不徐,态度不温不火,所有事情点到为止,所有情绪都淡淡地交织在一起。日式文艺给我的感觉大多如此。看过之后,留下的最多是一种非常感性非常细腻非常难以描述的内心感受,而并非太过理性太过鲜明太过逻辑的观点。这也是我喜欢日本影片的原因。日式文艺大体不会用太浓烈太尖锐的视觉影像逼迫观者去思考某个命题(当然也会时现诸如《告白》的CULT神作,亦精彩十足),反而用一种非常内敛非常含蓄的笔调,让观者沉浸在里面,细细体会,慢慢品味。看过,不论结局悲喜,好像总能得到一种非常甜蜜的治愈。
    《彩虹老人院》触及同性恋题材电影不太谈到的两个面向:老年同性恋者的晚年生活以及同性恋对异性的情欲。为小田切让和柴崎幸量身打造的男女主角最大程度地激发了两位实力演员的魅力。柴崎幸放下御姐身段,故意扮丑,呆呆讷讷的好可爱。小田切让挑战男同性恋者角色,暗自妖媚,演技精湛。

后来,我偷偷摸摸的拿到一支胡萝卜,被发现时,我已经从容的吃掉了大半,是真的用“吃”的。忘了大人们到底怎样处置我的,只记得那种胡萝卜根本不好吃,再也没吃过了。

(我们的小小花园,你要不要来转转?)

     “彩虹老人院”是昔日变装皇后妈妈桑Himiko开创的一家收留同性恋老人的养老院。Himiko当年也红极一时,却抛妻弃子,遵从内心的选择。在癌症缠身的最后日子里,Himiko的同性恋人春彦(小田切让 饰)找到Himiko已经成年的女儿纱织(柴崎幸 饰),希望她能陪父亲走过人生的最后一程。本来就对父亲怀着满腔怨念的纱织走进彩虹老人院之后,对那些奇装异服的异装癖、同性恋老人更是充满了偏见,而面对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父亲的同性恋人春彦,纱织更是抱着抵抗和不解的情绪。
     随着故事情节缓缓展开,展现在观众眼前的,是一个个鲜活、立体、带着小小的梦想却又充满无奈的同性恋老人。年轻时的他们,做着各式各样的不同职业,有的更是曾经的丈夫,父亲,祖父,师长。但某一天,他们决心放下伪装,鼓起勇气,做回真我。而这个看似不负责任的选择,在某种程度上,即是和过去的生活一刀两断。在晚年的岁月,他们不能拥有寻常的天伦之乐。即使每天躺在摇椅上晒着太阳,和同志们坐在一张桌子旁吃饭,坐在沙发上看连续剧,每天嬉闹欢笑,那活泼快乐的外表下,还是透露丝丝无法言说的凄凉。
     在日本这样一个对同性恋婚姻持保守态度的国度,这群在他人眼中怪异之极的老人是一种不被大众所许可与认同的存在。他们的快乐很短暂,也很表面。他们逃避回答关于“家庭”的问题,即使他们想面对,也充满了矛盾与悖论,终究无法理出头绪。不如逃避,过一日算一日。

就这样,我和口红的情缘,了断...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惘然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纱织走入了这个她以为自己永远无法理解与接受的世界。她站在那里,看着那些努力生活的同性恋老人。他们满足于那些小小的幸福:小孙女寄来的稚气明信片可以让做了变性手术的老人Ruby高兴半天,曾经是白领的男人幻想着自己死去之后可以穿着一件飘逸的白纱裙下葬......纱织突然发现,原来,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是这个孤独都市里努力生活的一份子。她发现自己很享受和他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也会因为他们受到外界的唾弃和嘲笑而暴跳如雷。
     这一切被春彦看在眼里。他突然觉得这个丑丑的姑娘为同性恋老人的不公待遇而怒目而视、据理力争的时候是那么的可爱。戏院的小角落,他吻了她。是的,这一切太戏剧化,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他只是很想这么做。
     纱织也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英俊儒雅的男同性恋者。但是,他们之间,终究什么都没发生。心烦意乱的纱织和男上司上了床。事后,纱织大哭。好多事情,想不明白。好多疑问,无处解答。好多情绪,怎么发泄。喜欢一个人,有错么。喜欢一个同性,有错么。喜欢一个喜欢同性的男人,有错么。爱情从来都是最美好也最不靠谱的东西,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无法遏制。开始了就是开始了,不能倒带。爱情是自私的,但理智不是。爱情是复杂的,人生也是。
     父亲因病去世,纱织也不知道自己在最后一刻是否原谅了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离开春彦,纱织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忘掉这个在错误时间错误地点出现的男人。有的时候,真的不是故意逃避,只是除了逃避,无路可走。

没有,并没有结束(笑),长大后,在懂得“臭美”的年纪里,我埋怨自己的唇色太红,不需要受到冷热刺激,一直呈现一种山楂的颜色。我厌恶这种唇色,就常常涂凡士林来遮掩,或者你非要认为凡士林也算一种口红,我并不责怪你。

     这个社会,已经说不好到底谁才是活在边缘的人。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每个人都背负着很多秘密很多欲念,活着,爱着,选择着。我想到了一部日剧,《最后的朋友》。最终的结局对我当年启发很大:对于同性恋者,作为旁观者,也许不该给予他们过多的关注,哪怕是同情与怜悯,也不必。让他们按照自己的轨迹走下去,让他们可以舒服地、自由地行走在天地间。他们不需要聚光灯,一个微笑已然足够。
     上帝让所有人都享有同一片艳阳,同一阵清风,同一道彩虹,他,她,与你,与我,一样,没有不同。  

我用凡士林遮掩自己的“红唇”,是由于我想跟其他男生一样有着浅淡颜色的嘴唇,你知道一旦经历了社会化的人们,无论多大的年纪,随时都需要"justify"自己的外表、言行,让自己觉得人生名正言顺、无可挑剔。因此,我们既学习约定俗成的准则,也排斥寡廉鲜耻的悖逆,就像你会嘲笑报纸上对某一个癫狂人物失智举止的报道,就像你会固执的戴上名叫"stereotype"的眼镜去看待跟自己不同世界的人。

沙織(柴咲コウ 饰)心里怎么想的?那一刻当她走进父亲创建的“卑弥呼旅馆”准备帮佣,却看到沙发上端坐着一位扎蝴蝶结、穿粉红色吊带蛋糕裙和白色蕾丝长袜的老伯!我反正瞬间觉得自己死后会一定会进入天堂,我吃口红和涂凡士林的微小“罪行”一定会被宽恕。

同性恋者无所谓,但对那些异装癖的男人们,我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一个美来。可是他们live up to their dreams and aesthetics, 认为打扮的像个女人招摇过世就是所谓的美,这种勇敢精神,倒也是值得激赏。

讲出这番戏谑的话来,我回想到底为什么会看这部『メゾン·ド·ヒミコ』?不过又是从DVD的封套上笃定这是一部好看的电影:帅气的男同性恋者岸本春彦(小田切譲 饰)和美丽的女异性恋者吉田沙織,在晴朗下午的阳台上面队正晾晒的衣服,分享同一份孤寂。

其实用“好看”与“不好看”来鉴定一部电影实为一种污辱,就像用美丑来衡量一个人,不如说“喜欢”或“不喜欢”,起码带感情的评论,不会显得莽撞与武断。我想我是“喜欢”这部电影的,尽管除了年轻主角之外,大部分老年演员都“不好看”,但我还是被那些为老不尊的老人们感动到笑中带泪。

小田切譲在戏中饰演沙織父亲的同性恋人,也是“卑弥呼旅馆”的年轻管理者和精神领袖,后来跟沙織产生了一段虚无缥缈的异性恋情。严格的说,这个角色极不真实可信,其存在目的是用外表为电影涂上一层“视觉性”和“商业化”的口红,而为故事涂上“真实感”和“艺术性”口红的,却恰恰是那些外表并不出色的老伯伯们。

只是,作为我,依然无法想象也不愿想象自己老掉的样子,所以还是希望在“不好看”的事情发生之前就能快点死掉,或者祈求科学家能神速的发明出让人停止衰老的药物或什么。

卑弥呼旅馆的老人们却涂着闪亮的口红、穿着华丽的裙装、布置着少女般情调的房间、为前来跟他们联谊的男大学生们的胴体而狂热着...

这也许是他们所谓的幸福晚年。

一个身为dragqueen的老人指着自己设计并缝制的洋装,对沙織说:“这是我最新的作品 ── 我的寿衣。当我死时,我不会望向镜中的自己,去后悔自己穿着一身洋装看起来有多古怪,我完全不在乎,反正那将是我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的洋装,但我发誓来生我将作为一个女人回来。穿上去该多美啊!我就这样想着,连死都不怕了。”

还是这个老人,在女生的洗手间,对沙織说:“我一直梦想能在女生的洗手间里补妆。”沙織看他掏出口红满足的描画着,用微笑理解了他。

他是虔诚的想做一个dragqueen, 我真的再无法再刻薄的说些什么。

老年人也有自己所执着的信念、也有追求快乐的权利、也会有喜怒哀乐的心情,在这一点上,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沙織站在这些同性恋老人的身旁,成为了见证人。如果说同性恋老人承受了更多的压抑和歧视,我想这跟性取向基本无关,而反映了对高龄人士的保障机制不完善、和整个社会对老年人问题的漠视。最终沙織无法原谅抛家弃子、与春彦相爱的父亲,则是他们父女之间的私人恩怨。

透过沙織的眼睛,这一幅欧式建筑里老年同性恋生活的悲喜画卷展示在我们眼前。无论我们和沙織一起,承认了什么、否定了什么、接纳了什么、拒绝了什么,发生在生活里的事情,从不被我们的个人意识所左右,依旧兀自发生着。

男人涂上口红、男人穿上裙子;男人爱上男人、男人离开家人;男人年轻过、男人老去了... 后来你发现,你弄不懂的一种人生,那个男人却过得义无返顾、无怨无悔。

卑弥呼旅馆里一个老人因中风被接走,口红被扔掉了。

曾经歧视过春彦的小男孩,“爱”上了春彦。

沙織又回到卑弥呼旅馆喝茶。

我外出还是会涂凡士林。
(2007-02-25)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口红的挽歌,彩虹老人院

关键词:

上一篇:关于梦境的话题,近年来的幻境电影小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