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 影视影评 > 人性和战争,生命和音乐

原标题:人性和战争,生命和音乐

浏览次数:115 时间:2019-08-24

没有过多的渲染 只是平淡的叙事 是这样极致的人性的泯灭 太可怕了
spilzman能活下来一直是有许多许多人得帮助 是他的家人亲人中 最为幸运的
当家人全都不在 他回到那个废墟的城市里 除了生存的本能已经没有活着的理由 毫无尊严地求生 求食物 求水
一个钢琴家
音乐是否能拯救人得灵魂 音乐是否只是生命的附属品
但音乐真是伟大
我现在懂得
前几日迷恋莫扎特的音乐 他的音乐是赞颂欢乐和美好的音乐,如天籁 然贝多芬的肖邦的 不止于此 那是生命的音乐 有生命的苦难 悲痛和血泪
我不懂战争中人性泯灭何以至此 在此中要维持自己的一些良知多么艰难
在自己富足的时候能够给予别人一点多么重要呢 对别人是多么重要呢
自己有能力的时候 能多给予别人一点就多给予一点吧
也知刚看完 自己言语混乱之极 只是太震撼
留他日再道

导演用客观的态度,来表现了这部电影。以钢琴家的眼睛,客观地阐述了展现了这场惨绝人寰的战争。影片中多次出现音乐,但只有第一次,也就是开头,还有在德国军官面前,与最后是钢琴家亲手弹奏出来的。在战争的激烈阶段,想亲手弹奏出音乐是很难的,在生命面前,音乐只有让步。多次运用的冷色调,月光,更体现了战争的无情。

我们日夜奔忙,为了使我们的生活更富足,为了给我们的孩子更丰富的物质生活,为了留一份丰厚的财富给我们的孩子。我们忽略了自己的内心的修炼,变得急燥,虚荣,忘了上要孝敬长辈,下要教育子女。中华美德代代传承,却在我们这一代断裂,以致于我们的孩子,为人父母的我们,最基本的情感-感恩之心都需要报告团来唤醒;以致于家长会开成了感恩报告会。

进入专题: 恕道   儒家   道德  

而其中最刺痛人的,是钢琴家的手放在琴键的上空,而无法弹奏下去,与躺在床上的钢琴家,手指不自觉的颤动,仿佛在触摸钢琴。

星期天下午参加儿子的家长会,演讲人煽情的语言加之鼓动人心的音乐,报告会现场出现了一个个让人动容、落泪的场面,我想这一个个动人的场面更值得在场的每一位家长自省。

方朝晖 (进入专栏)  

而最后的德国军官和钢琴家,也是导演对于人性的一种最后的诠释,更以客观的角度, 展示了战争中的人无绝对的好坏,只有是否泯灭的人性。

当演讲人问及孩子们能否报答父母时,现场举起了齐刷刷的还有些娇嫩的手,我没有拿起手机拍下这个动人的场面,但我已把如雨后春笋般蓬勃的手定格在我的心中。谁说我们的孩子没有感恩之心?缺乏的是感恩的召唤。当演讲人问及孩子们是否知道父母、爷爷、奶奶生日时,现场没有几个孩子知道父母的生日,包括我的儿子,几乎没有孩子知道爷爷、奶奶的生日。这一现象如重重的一鞭抽在我的心上,瞬间的疼痛让我一下子清醒。我们的孩子虽有强健的体魄,却没有丰盈的内心,富足的生活难以为孩子们撑起一片强大精神空间,谁之过?!为人父母的我们是否在点点滴滴的生活中为我们的孩子做表率,常常责怪儿子缺乏感恩之心,原来缺乏感恩之心的是我。对于我们的孩子,做家长的拿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把他们的衣食住行安排得妥妥贴贴。却没时间给父母打个电话,总感觉太忙,没时间去看父母。孩子们从小到大感受到都是长辈们的给予,不知道还要为长辈们付出,所以不懂得还有感恩这个词的存在。

图片 1

愿世间再无战争,有的是音乐,鲜花,最后那缕阳光和美好的一切。

孩子们的心并未麻木,孩子们的心还是柔软的,演讲人一个个生动的例子,一句句感人肺腑的话语触动了孩子们的心,现场多少孩子在抹眼泪,包括我的儿子。泣不成声的那个女生向台下的妈妈飞奔而去,抱头痛哭,那一声“妈妈你为我付出太多”时,感恩在女孩的盈盈泪水中闪光,感恩化成母女深情的对视。我们的孩子人性的真善美并未泯灭,只是这些含苞待放的花朵需要人世间美好情感滋润才能开得更动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深情的背景音乐中父女相拥,台下掌声雷动。一直怨恨离异父母的女学生,终于理解了父母,大声说出了“对不起,爸爸、妈妈”,也终于向继母顺喊出了第一声“妈妈,您辛苦了”,多么朴素的语言,却又是多么美丽而动人的语言。瘦小的男孩子向远在天堂的妈妈喊出“妈妈,我永远想您”时,我再一次感动地流泪了。当演讲人喊出我们中国进入第三次鸦片战争,深受网络游戏毒害的孩子们,愿意戒掉网隐请上台时,第一个跑上台的那个黑黑高高的男孩多么有勇气,我第一个为他鼓掌。初冬的下午并无寒意,午后的阳光更是暖意洋洋。看着这些可爱的孩子们,这种温暖一直漫延到我心底。

   今天的会讲主题是“恕道”,我就从“恕”这个字的含义来说明儒家的道德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之上。“恕”在甲骨文和金文中本来写作“?0?1”,上女下心,没有口。到战国时期,在“?0?1”右上方加了一个“口”字,变成“恕”(如 心)。这个字可以理解为是形声也可以理解为会意。如果是形声,“如”就代表读音。如果是会意,“如”就代表行为(作动词),于是恕即如心,就是将心比心,以己推人。所以《说文解字》在解释“恕”的时候说:“恕,仁也”。孔子曾说,“恕”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每个人皆可以终身行之。(《论语*卫灵公》)孔子弟子曾参也说:“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论语*里仁》)可见恕在孔门道德体系中的重要性。当然在儒家价值范畴中,从心的字很多,除了“恕”,还有“忠”、“愛”、“性”、“情”、“德”等等。从孔子曾子的话可以看出,恕尤为重要。为什么呢?因为恕道代表将心比心,由此确立起“仁”,进一步生发出其他一切价值。下面我要强调,“恕”这个字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儒家道德的基础。具体来说,可以从儒家恕道对心的理解中找到答案。《孟子?6?7尽心篇》称:“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这段话也可以说理解为回到本心、良心,才能明白人性;但按照孔子的意思,“尽心”就是实践恕道。

晚上儿子回来的第一句话是:下午的报告会太感人,他说听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看来真正能打动孩子的心不是物质上的给予,而精神上震撼。我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儿子啊,生命太短暂,唯有爱才能化成永恒。懂得感恩,心中才有爱。我们要感恩给予我们生命的父母,我们也要感恩宇宙苍生。懂得感恩,我们才活得踏实从容而快乐。”

  

   为了回答道德的基础问题,我建议我们先不忙做形而上学的思辨(像在西方哲学中那样),不妨试图回答一个问题:假如你生活在一个是非混淆、黑白颠倒的时代,一切政治说教、道德宣传、宗教信仰、思想教育在你看来都是赤裸裸的欺骗,不值一钱的谎言。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找到能让你信仰的道德或价值,能从什么地方做起?正是在这个地方,我们发现了儒家思想的强大魅力。接下来我想说明,儒家从心、性、理等无可置疑的角度帮我们找到价值、确立道德,而这些正是中国文化与人类其他一些重要文化确立道德方式的重要区别。

  

   我们知道,人类一些伟大宗教,比如印度教、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等,都把道德式建立在向往一个超越于人间世界的彼岸世界或神圣存在之上。作为一个基督徒,他去爱别人,去发善心,是出于响应上帝的召唤。一位基督教告诉我,为什么要爱人?因为在对神的祈祷中,在和上帝的私人交谈中,他深深地认识到了人性的软弱、无能和丑陋,所以对他人产生了深深的悲悯之心;与上帝的对话让我们感受到每个人的生命如沧海一粟,渺无足道;我们因此对他人产生了无限的同情和关爱。所以一切的爱和善,都来自于上帝。在伊斯兰教和犹太教中也有类似的倾向。而佛教和印度教是通过对人间世界的否定来建立起对他人的爱,建立起道德——:我们所看到的世界,就只是像梦中的幻影一样虚幻、不实,我们的此生此世在无尽的生死轮回中也只是一个渺无足道的瞬间;在这样一个高度不确定、随时可能消失的空无的世界里面,人的生命的唯一意义在于认识到世界的无常,从而找到一种永恒和不朽;这样你就不会偏执,不会贪婪,不会把你拥有的一切看成属于你自己的。

  

   中国文化是一种高度此岸化的文化,是以认可这个现实世界的真实性为前提的。我们认为,没有什么比天地更大的东西,不能把天地当成随时可能消失的“幻影”;中国的神也只是天地的一部分,而不超出于天地之外,更不是天地创造者,独立于天地而永恒存在。因此人类如果要找到天堂,只能从这个世界做起。天堂不在彼岸,不在死后,就在此生此世。这是中国文化的基本设定,和人类其他几大宗教都不一样。在这个基础上,中国人讲道德,不是从彼岸或者死后出发,不是从上帝或神圣存在出发,而是从“心”出发。

  

   从“心”出发是什么意思呢?我并不告诉你什么行为是道德或者不道德的,你自己用心去感受,自然会知道。真正的主宰在不天外,不在彼岸,不在上帝,就在你心中。如果你在经书上看到了古人所谓的道德,那也是古人用心体会得来的,不会强加给你。所以你看孔子对学生的对话,都是启发式的,先说出自己的真切感受,而不是说教、灌输。这就叫以心换心,以情动人,通过这种方式来激发他人的良知、良心,这就叫恕道。

  

   儒家告诉我们,当你发现世界崩塌了(所谓礼崩乐坏),人间变成了弱肉强食的丛林,你的心还在;当你发现人与人之间的一切行为都出于精致的利己主义算计,这世界没有任何道德可言,你的良心并未泯灭;当世界极端混乱、无道,我们完全失去了方向的时候,我们还可以用心去体会什么是“道德”、“正义”、“公平”。我们的良心是不会泯灭的。良心、良知和良能是一直存在、哪怕只是潜伏地存在着,这就是孟子性善论所反复强调的主题。

  

   如果你觉得所有官方的说教,所有教科书上的理念,所有冠冕堂皇的道德,全都是骗人的勾当,全不值得你相信,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值得你相信的东西,你甚至想自杀,因为你没有任何希望。这时孔子和孟子可能会告诉你,你可以从一个地方来寻找到你生命的价值和意义,那就是你的心。所以,我们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回到自己的本心来做人。

  

   当然,你可能说,“心”太不确定了。我正是因为心里迷茫才到处寻找,你却让我再回到内心,这不是南辕北辙吗?确实,心很不确定。但是回到本心、良心,并不是指回到那颗“出入无时、莫知其向”的心,而是指回到心的本源状态,或者说回到自己的恻隐之心、羞恶之心、是非之心、辞让之心这“四端”。孟子曰:“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告子上》)求放心的过程是无止境的,也是艰苦异常的。存心才能养性,养性才能事天。(《尽心上》)这是孟子告诉我们的回到本心从而确立生命价值的道路。如果你现在内心迷茫,那是因为你目前还没有真正找到的本心,还需要漫长的心理修炼。

  

   除了“心”,儒家还提出另一个让人可在混沌迷茫的世界里寻找到人生价值的线索,那就是“性”——人性。一讲到“性”字大家可能会想到性善论、性恶论之类的说法,但实际上我们来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有时候做了坏事,在良心深处会有一种愧疚感?为什么我们在公交车上逃票时会感觉到一种惊恐?为什么有一些罪大恶极之人也会有良心发现的时候?这就是因为人性有自身的规律和法则。

  

   人性成长的法则不是你想改变就能改变得了的,他会按照他自身的逻辑走。你希望把自己做过的丑事忘掉,但是是它却不时来撕咬你的心,让你寝食难安、魂不守舍。这就是人性成长的法则。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不希望自己的人性扭曲,都希望自己的生命得到健康的成长,为此我们不得不遵守人性的法则。而一切现实生活中的不公平、不合理,最终一定可以归结到是否有利于人性健全成长上来。我们讲汉语当中人性的“性”字也从心,左边也有一个“心”字,从生、从心。(人)性包括生命成长的规律和法则,这些规律或法则是人生来就具有的属性。我们可以人性的规律和法则为衡准,来评判现实中一切是非对错。

  

   有一个问题。人天生就是自私、好妒的,见到美食想吃到,见到美色想占有,这些都是人性当中的一部分。没有人能否认这一点。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人如果无止境地追求贪欲的满足,也会受到伤害。《庄子》、《淮南子》中多次讲到,贪欲会伤生、害性。有些人认为生命非常短暂,我们不最大限度地满足自己的感官欲望,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但实际上人过分追逐贪欲的满足会伤生害性,让人性扭曲,这也是人性的规律。贪欲、私心是人性,一味追逐贪欲和私心会伤生害性也是人性。这就是“人性”这门学问。

  

   从这个角度来讲,在一个昏暗无道的世界里,当我们找不到任何生命的价值和意义的时候,我们至少可以追问第二个问题:你的生命成长方式是健全的吗?你的人性是扭曲的吗?现实环境是否有利于每个人生命的健全成长?还是会造成许多人性的扭曲?如果你什么都不相信,至少你可以从生命健全成长的规律和法则出发,以人性为准则来建立起值得你接受的价值或道德,据此评判自己、评价现实。

  

   所以,我们的祖先不从彼岸和上帝寻找道德的基础,他们找到的第一个出发点是“心”,第二个出发点是“性”,这些都是基于我们每个活生生的生命来来寻找道德和价值,也是我们在一无所有、一片茫然的情况下仍然可以相信的东西,因而是无法怀疑的出发点。

  

   但儒家并不仅仅提出心、性作为我们建立自身价值或道德的起点,还提出了另一个重要的出发点——“理”(或称“天理”)。你可以不相信任何东西,但是有一个东西你不能不信,那就是道理。宋太祖赵匡胤有一次问赵普“天下何物最大?”按照一般人的理解,赵普应该说“天子最大”,但是赵普没有这样说,而是说“天下道理最大”。不是谁的权力大谁就最大,无论你权力有多大,掌握的武器多先进;无论你身份有多高,地位有多尊,你都必须讲道理。人世间是没有什么事情是没有道理可言的,正所谓杀人偿命、欠债花钱,此乃天经地义(故可称为天理)。就算是最平常最普通的百姓,也会相信万事万物都有道理的。

  

   因此,今天我们谈论道德或价值的基础,站在儒家的角度看,可以不用讲什么大道理,只要先讲三件事:第一,你的本心何在。让我们每个人都从本心出发,最大限度地按照良心来思考,最大限度地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第二,你的人性何在。你是否觉得现在的生活方式是健康的,会让你的生命健全成长,还是会让你的人性扭曲。第三,你的道理何在。我们所做的所有事情有一个道理在那。这个道理是可以越辩越明的,大家都可以来辩。

  

   总之,今天我说儒家的“恕”概念可以引申出儒家对道德基础的思考。在今天这样的一个怀疑主义盛行,许多人什么都不相信的年代,我们需要从一个人人都不得不接受的起点,来建立道德、确立价值。正像当年笛卡尔从普遍怀疑的态度出发,先找到所有人都不得不接受的、逻辑上牢不可破的起点,从而为人类一切可能意义上的知识找到了最重要的基础。其时正值欧洲怀疑主义盛行,人们对一切权威都产生强烈的质疑,变得什么都不信,莫知所从。是笛卡尔为他们点燃了一盏明灯,为欧洲整个近代思想的发展奠定了方法论基础。不过笛卡尔所要解决的是知识的基础问题,而我们所要解决的是道德或价值的基础问题。通过上面的探索,我认为儒家学说为道德或价值提供了人人不得不接受的、逻辑上牢不可破的起点,它们就是:心、性、理。

  

   (本文原为2018年1月6日在苇杭书院丙申年度会讲上的发言,后发表于《澎湃新闻》2018年1月23日,发表时更名为“在信仰缺失的时代如何去信——从恕道看儒家道德的基础”)

  

进入 方朝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恕道   儒家   道德  

图片 2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data/10810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沉思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人性和战争,生命和音乐

关键词:

上一篇:剩者为王,还是熟悉的米叔

下一篇:没有了